人物专访:从短片变成福音电影 吴伟铨:上帝恩典无法测度

文/韵琴

身为基督徒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可以为主做些什么?如果有,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付出可以带来更多的收获?福音电影《如果我能唱》的拍摄与制作,到今天的顺利公映,都让导演兼编剧吴伟铨的收获满满,感恩上帝的恩典实在够我们用。
“我们最初的目的,就是想用我们小小的力量为神恩堂做一些事;但到后来反而是我们的收获了更多,上帝的恩典真是无法测度。”
由于人数增加,空间不敷使用的关系,神恩堂在2018年开始了筹建新圣堂的计划,筹款目标为250万澳币。“那时,各种筹款活动就开始如火如荼地筹备,而我就想,没有经济能力的青少年人也可以为教会做一些什么……”
吴伟铨是一名牙医,砂拉越古晋人,在中学时期留学柏斯,后被家中第一位基督徒的哥哥带到神恩堂参加教会与团契,并在一次的营会中决志信主。他是神恩堂青少年团契的顾问,也是主日学的校长。
对于拍电影,他也是“初哥”(新手),只在2017年参加过一次影视制作训练营,从而结识了当时讲员夏孝赏弟兄(诗巫著名Youtuber与影视制作人),让他有了拍摄微电影的想法。“我们当时只是想拍一个30分钟的微电影,但在剪接时,却愈剪愈长,后来就变成现在的福音电影,时长90分钟。”
在有了想法之后,他开始着手写剧本,从2018年11月写,2019年4月拍摄前夕,经过牧师的指导与修改,正式出炉。
他坦承地说,拍摄工作其实并不如他想像般简单,并经历了不少挫折。“最主要是我们的电影是零预算,工作人员全部都是义工,完全是以一种付出的心态去拍摄。再加上,拍摄时间定在了4月份,又是澳洲的学校假期期间,许多人都情愿用这段时间去打工赚零用钱。”
在电影正式开机时,整个团队包括自费且远道从诗巫来的3位义工,只有8个人。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在一个星期的拍摄中,却不断有新的义工加入,一些人原本只打算来帮忙两个小时,最后却帮了一整天,成为团队中的一份子。
拍摄结束后,整个团队都收获满满,不但制作出有好内容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从中学习到良好的团队文化,生命因而得到改变。
经过了几个月的剪接与后期工作,2019年10月12日《如果我能唱》福音电影正式在柏斯以售票方式公映,成功为神恩堂筹得了约4万元澳币。
同时,《如果我能唱》福音电影还受到了澳洲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督黄永森牧师的赏识与大力推荐,并定为该会推出的第一部福音电影,让吴伟铨受宠若惊。
“我只能说,这是我从来都没有预想的,但我坚信只要你有心去做,并通过服事,生命可以得到改变,无论大事小事,都是上帝喜悦的。”
目前,《如果我能唱》已经于12月31日在美里美安堂进行了砂州首映会,入场免费,但获得了1万4千令吉的奉献,成绩不俗。接下来,还有3场的公映会,分别是1月11日的民都鲁民恩堂,以及1月17日及18日的诗巫卫国礼堂。
为此,他与夏孝赏弟兄在1月2日到访卫理报办公室,并且为《如果我能唱》做宣传,接受卫理报的专访。“除了筹款之外,其实我们更大的期望是可以通过这部电影,让更多人看到上帝的爱与恩典,并可以祝福更多的教会,毕竟在现今的影视作品中,华语福音电影真的是太少了。”(韵琴)